楚天金報訊 9月11日下午5時許,哈爾濱延壽縣殺警越獄案的最後一名逃犯高玉倫,在延壽縣青川鄉被公安機關抓獲。至此,高玉倫近十天的逃亡之旅結束,這名殺警越獄犯重新落入法網。
  ■現跡
  下午2時多現身玉米地
  武警5米一人設點警戒
  11日下午2時多,延壽縣青川鄉興隆村村委會主任王寶山接到鄉政府通知,要在村裡玉米地一帶派人沿線防守,因為有鄰村村民剛剛打來舉報電話說,他在放牛時發現了高玉倫。青川鄉的玉米地有200多畝,接到線索後,武警迅速出動,分乘五輛大卡車前往青川鄉,5米一人設點,守在玉米地周圍。
  事實上,連日來,在通往青川鄉虎圈山的路上,一直被武警圍了個水泄不通。很多戰士已經連續幾天幾夜沒有休息。只要一接到線報,他們會馬上出動,幾分鐘之內就能趕到高玉倫可能顯露蹤跡的地點。
  在王寶山接到鄉政府通知兩個多小時後,高玉倫落網。
  ■落網
  自己走進侄女家吃飯
  親屬將其穩住後報警
  據團山村支書稱,當時是高玉倫的親屬報的警。據高玉倫侄女的鄰居說,她下午去高玉倫侄女家赴宴,後來聽高玉倫侄女說,下午4時多,高玉倫突然進了門,他拿起筷子,坐下來就吃。同在席間的高玉倫的一名親屬掏出手機說:“你吃著,我報警。”高玉倫沒有跑,淡定地吃了起來,席間還喝了半杯酒。不到10分鐘,警察到了,從正門將高玉倫銬走。
  警方事後確認,當時高玉倫走進門尋找食物,親屬一邊為其準備飯菜將他穩住,一邊打電話向村支書報告,村支書立即向警方報警。民警趕到時,該親屬已趁高玉倫不備,將其雙臂捆住,民警迅速用手銬將其控制住。
  ■歸案
  回看守所神色平靜
  要求民警“鬆鬆綁”
  高玉倫被抓獲後,很快被押至看守所。現場記者看到,下午5時52分,一輛閃爍著警燈的警車進入看守所。警車停穩後,後門打開,高玉倫緩緩下了車。高玉倫神情平靜,雙手被扣在身後,在兩名民警的押解下,進入看守所辦公區一樓的一間辦公室。
  高玉倫面色發黑,穿著綠色的短袖上衣,灰色的褲子,軍膠鞋,渾身髒兮兮,似乎比脫逃時瘦了不少。高玉倫被押在一張沙發上坐下。押解他的兩位民警也在沙發上緊靠他坐下。面對民警,高玉倫似乎並無多大悔意:“這手勒得受不了了,能不能給我松一松啊?”
  隨後,哈爾濱市副市長、市公安局局長任銳忱等對高玉倫進行了簡短的審訊。目前,此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。
  ■逃亡
  一路聽著直升機盤旋
  玉米地灌木叢間流竄
  高玉倫和另兩名逃犯王大民、李海偉,於9月2日凌晨4時多逃出看守所。王、李二人於3日晚被抓獲。而高玉倫游走逃竄了近十天。這十天來,高玉倫到底躲在哪裡?通過梳理村民的舉報線索及高玉倫事後的口供,高玉倫的逃亡軌跡得以大致還原出來。
  高玉倫等三人逃出看守所後,直奔北邊的玉米地,之後分道揚鑣。王大民往西北跑向新勝村王海屯,李海偉往位於東北方向的老家六團鎮奔跑,而高玉倫則一路向西。逃亡期間,高玉倫被“發現”的地方至少有6處,主要集中在新村鄉和青川鄉。
  青川鄉倪家屯距看守所約13公里,種有大片玉米。4日晌午,高玉倫逃到這裡,長袖警服已在逃走中丟失。為了掩人耳目,他儘量從玉米地走,褲腿被雨後的泥土浸濕,整個人狼狽不堪,而且還迷路了。此時,他聽到有人經過,便鑽出玉米林沖一名放羊村民喊:“這是什麼地方?”在確定方向後,高玉倫看到放羊人拿出手機,連忙竄回玉米地。4日下午,數百名荷槍實彈的武警官兵形成合圍,在倪家屯一字排開,開始拉網式搜捕。高玉倫此時在各片玉米地、灌木叢逃竄,一路聽到警方直升機在低空盤旋。
  兩天之後,高玉倫逃進倪家屯西向的唐家屯,饑餓難耐。他潛入一家小賣部,喝了兩瓶飲料和半瓶啤酒,並順手帶走七袋月餅、兩大袋餅干、十餘瓶小瓶白酒、兩包香煙,一床薄被和一件棉襖。走的時候,他在桌上留了120元錢。
  9月8日中秋夜,高玉倫逃到青川鄉光榮屯虎圈山上,準備好好休息一晚,卻發現迎來了警方的大搜捕。哈爾濱警方當晚首次出動了特戰突擊隊“老虎突擊隊”,警戒封控整座山,上千名警員“五步一崗,十步一哨”地在山裡布點蹲守。高玉倫在一個個山頭、一片片玉米地里疲於奔命,直到11日下午走進侄女家院門並被抓。
  高玉倫野外逃亡之“道”
  利用複雜地形
  不斷換藏身地
  高玉倫是在青川鄉倪家屯落網的,這裡距離他逃出的看守所只有13公里。逃亡期間,高玉倫也一直在離看守所並不遠的青川鄉一帶流竄,他何以能夠在上千警力的圍捕中逃亡近十天的時間呢?
  相關專家指出,青川鄉一帶遍佈玉米地,高玉倫究竟藏在哪個玉米地里,沒有人能夠精準地判斷。延壽縣轄區面積約3149平方公里,素有“五山四分田,半水半草原”之稱。成片的玉米地鬱郁蔥蔥,蔓延成上千平米,從外面根本望不到地里的任何動靜。高玉倫逃行的方向是延壽縣綿延數十公里的茂密山林,高玉倫如果躲在裡面,外面的人很難找到。而且,狡猾的高玉倫還經常變換地點,更是加大了搜捕難度。
  青川鄉7日下了一場大雨,崎嶇的山路變得泥濘不堪,讓搜捕行動變得更加困難。但對於高玉倫來說,積水的山路根本難不倒他。他對當地地形瞭如指掌,據說他甚至閉上眼睛都能分清每個山頭。
  野外生存能力強
  用野果玉米果腹
  高玉倫是哈爾濱延壽縣本地人,2012年12月因殺死“發小”李德月而被拘捕。高玉倫身材高大,是三名逃犯中年齡最大、身體最強壯、心理素質最好的一個。高玉倫母親也曾表示,高玉倫身體很棒,很少生病。
  一位參與搜捕的警官表示,高玉倫都是在深夜逃竄,並且野外生存能力極強。他在三十歲之前就有“跑山”的經歷,經常上山採蘑菇、打獵等,熟悉當地山形,甚至可以在山上待幾天都不下來。
  眼下時值秋季,據當地村民說,野外的果子、稻穀、玉米、土豆都成熟了,這些都可以成為高玉倫逃亡路上的果腹之物。而且,逃亡期間,高玉倫也曾在一家小賣部拿了一些食物。
  高玉倫為何主動露面
  高壓之下身心俱疲
  逃亡近十天后,高玉倫11日下午走進侄女家院門,被警方擒獲。相關專家指出,警方佈下的天羅地網對高玉倫形成了極大的威懾,加上逃亡多日之後,高玉倫已身心俱疲,這場獵人與獵物的博弈由此宣告結束。
  專家分析,高玉倫逃亡期間,很多時候是吃玉米地里的生玉米,而生玉米粒很難消化,肯定會導致高玉倫體力下降,加上在各處玉米地逃竄期間,高玉倫必須小心掩蓋自己的蹤跡,心理壓力相當大,但強烈的求生欲讓他堅持了近10天。
  分析人士同時指出,從當地村民的描述看,身為殘暴殺人犯的高玉倫,也有著普通人的一面,比如高玉倫是個挺註重過節的人,也很講親情。三弟高玉山稱,往年每逢過節,高玉倫都要召集五兄妹到家裡來,親自下廚做菜。此外,高玉倫的孝順在村裡是有名的,自從30年前高父因膀胱癌去世後,高玉倫就把母親接到家裡,獨力承擔贍養義務。分析人士認為,出於對家人的想念,高玉倫可能一方面意識到自己難逃法網,一方面又想見家人一面,加上實在饑餓難耐,於是選擇了主動露面。
  據新華社、《法制晚報》、《遼沈晚報》報道
  (原標題:哈爾濱殺警越獄案逃犯高玉倫被捕)
創作者介紹

VIPER

hk34hkxpv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